生活百科新聞資訊實用的生活常識!

網站地圖聯系我們

生活百科新聞資訊織夢模板

當前位置: 主頁 > 養生 > 養生常識 >

從紅燈區叫賣到影后,每一個有演技的人,都是

時間:2018-06-06人氣:來源: 未知

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剛剛落下帷幕。最佳女主最終被《幸運是我》的女主角惠英紅收入囊中,破紀錄的三次收獲金像獎最佳女主大獎。

 

她的人生要是拍成電影,那票房一準能過十億。

 

 

 

有人說,她的故事可以用100個字來概括。

 

滿洲正黃旗人,3歲上街要飯,4歲在紅燈區打混,12歲進夜總會當舞女。

 

17歲拍電影,22歲晉升影后,33歲曾過氣到無人問津,40歲吞下三十粒安眠藥自殺被救。44歲重新振作,50歲再拿金像影后。

 

哥哥慘死家中,母親老年癡呆去世,她57歲至今未婚和妹妹相依為命…

 

 

 

惠英紅的祖上是山東的名門望族,但是她出生時,很不幸趕上家族被清算,舉家偷渡到香港。剛到香港,又被騙光家財,一夜之間貧窮如洗。

 

惠英紅家住在一個小木屋里,遭遇了香港最大的一次臺風。木屋被吹倒了,所有東西都被吹走了。

 

 

 

本就一無所有的家庭,只得寄宿在銅鑼灣大樓樓梯下。母親帶著三歲的小英紅穿梭在銅鑼灣的貧民窟和灣仔的紅燈區向美國大兵兜售口香糖。以此維生。

 

她雖有公主命,卻沒做過一天真正的公主。

 

不過公主那顆心懷感恩的心卻一直都在,Fun姐看到在一段采訪里,如今的她想起那會的經歷,仍然覺得自己是幸運的。

 

“我雖然很慘,但是在灣仔有很多人疼我,經常跟大家吃大排檔、叉燒燒雞飯、喝雞湯,一般人都吃不起,但是我每天都這樣吃。”

 

命運總有幸運與不幸,勿被順境捆著了腳步,勿被厄運頹廢了精神。

 

漸漸長大,小英紅的自尊心也越來越強。她不愿意再被人叫著“要飯的”,也不愿意再出現在紅燈區里叫賣。而最能迅速賺錢的途徑就是當明星,12歲的她看到夜總會招聘舞女,立馬就報名了。

 

在夜總會里,她很快當上了領舞,一領就是兩年多。

 

一次偶然的機會,被導演張徹看中,邀請她來演《射雕英雄傳》穆念慈一角。

 

 

 

那會,正是香港武俠片盛行的年代,打戲都是實打實真打,沒有替身。所以基本沒有女演員可以堅持下來。而惠英紅卻愿意堅持,為此她吃盡苦頭。

 

那會沒有護墊,每一拳都是打在身體上。有一次打到40多拳的時候,她跑出去吐,吐完回來繼續打。

 

拍《八寶奇兵》的時候,要求演員從16樓跳下去,惠英紅親自上陣,落地時整個背部擦傷,血流不止。事后發現威亞斷裂,差一點就出了事故。

 

 

 

而支撐她這么拼,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脫貧”。

 

“我要熬過這一關,家里才有更好的生活。”

 

 

 

1982年,她憑借《長輩》奪得第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上臺頒獎時,她不知道說什么,只想著這個獎杯要是金的該多少,還能賣點錢。

 

雖然獎杯賣不了錢,但是卻給惠英紅帶來了不少的經濟收入。

 

它讓惠英紅的片酬從500元漲到了50000起。

 

它讓惠英紅有了名氣,奠定了邵氏影業“第一打女”的地位,并且帶來一系列武俠電影的邀請。

 

 

 

她脫貧了。為家人買上了樓,讓他們過上了更好的生活。

 

你以為故事到這里就完了嗎?

 

那你把娛樂圈看的太簡單了,隨著惠英紅年齡越來越大,傷病越來越多,加上整個電影環境的變化,功夫片走勢下滑,文藝片愛情片勢頭正猛。

 

她想嘗試更寬的戲路。而公司邵氏影業卻擔心她“一代打女”的形象毀掉,不同意她轉型。

 

因此她離開了邵氏。離開后她并沒有什么很好的資源,接拍的都是配角。

 

比如《苗翠花》里的三姨太。

 

 

 

比如《倚天屠龍記》里的滅絕師太。

 

 

 

后來,惠英紅的境遇每況愈下,有一些劇本找到惠英紅,但戲份只有三天,還是演媽媽,那時她才二十多歲這樣推了一次之后,就沒有了第二次突然某一天,惠英紅發現,“一個電影都沒有了,自己已經被淘汰了,我咽不下這口氣,從來都是人家找我,我不會主動去敲門,那時候的我也丟不下這個臉”。

 

從一線打星跌落到萬年女配再到從娛樂圈消失。她的心里落差,不是一般的大。那段時間,她自我封閉,自我懷疑,拒絕接觸別人,甚至一度吃安眠藥自殺。

 

幸好家人把她搶救了回來。

 

經歷過生死的人,會更加豁達的吧。之后她回憶那段經歷,說自己最后悔的事就是自殺。

 

 

她說“我有錢有房子,什么都有,就是沒有地位了嘛,我爭取啊!”

 

說到這,Fun姐突然想到以前看過一個笑話。

 

小伙子站在天臺上要自殺,眾人圍觀。不一會警察來了,問其原因,小伙回答:談了八年的女朋友跟土豪跑了,明天要結婚了,感覺活著沒意思!警察來了一句:睡了別人的老婆八年,你TM的還有臉在這里自殺!小伙想了想,也對啊,就走了下來了。

 

所以換位思考很重要,學會站在另一個角度去看問題,很多想不開的事情都想開了。

 

想通了之后的惠英紅決定重新振作,于是她去報讀了香港中文大學短期課程,從英語到風水,她都去學,還曾考到治療情緒病的牌照,當了九個月的情緒病醫師。

 

直到她覺得自己調整好了,放下架子,主動去爭取拍戲的機會。

 

2002年,她接拍了《幽靈人間》里的一個小角色。這也開啟了她重返熒幕的文藝片之路。

 

她用一個新人的姿態來重新走這條演藝之路,目的不再是“脫貧”,而是找自己。

 

這段時間里,她演的不是媽媽,就是大姐,甚至是無名氏,但她飾演的每一個角色都讓人印象深刻。

 

《無間道2》里飾演姐姐,“出來混都是要還的”這句經典臺詞是出自惠英紅。

 

 

 

《江湖》她演媽媽,一個長鏡頭,證明了她過硬的演技。

 

 

 

直到2009年,她等來了《心魔》,導演找到她來演一個對兒子占有欲極強的單親媽媽。連導演都說這角色很難。

 

 

 

惠英紅一看,便接下了。“沒問題,我自己病了很多年。”

 

然后,她憑借《心魔》二度問鼎金像獎影后,重回巔峰。

 

 

 

不要怕人生的苦難,把它看作是上帝通過另一種形式送到你的面前。

 

挺過去,它便是財富。

 

千帆過盡,惠英紅如今不為了錢,也早已找到了自我。接戲全然遵從內心,標準變成了“演好戲”。

 

2011年,她自降片酬為了拿下武則天。

 

 

 

已經說好不再拍打戲,可還是接拍了一部動作片《Mrs.K》,因為導演是《心魔》的導演,惠英紅說想要感恩。

 

 

 

2016年,接下溫情小制作《幸運是我》,則是為了向母親道歉。

 

在電影中扮演患老年癡呆的孤寡老人,角色原型就是她患有同樣阿茨海默疾病母親,母親已于去年過世。

 

母親的死是她的一塊心病,她曾一度誤解患老年癡呆癥的母親裝傻不關心她,后來才知道母親病得那么重。

 

 

 

這部戲讓她第三次問鼎金像獎影后。我想,也是對母親在天之靈的告慰吧。

 

有人說,惠英紅的一生像活了別人的兩生。

 

快60歲的惠英紅,記憶也在逐漸變弱,但她說自己從來不會害怕末日。因為再苦的日子,她都能坦蕩的接受,勇敢的面對,活得真實而灑脫。

標簽:
用戶評論

評論列表

    ?
    菠萝菠萝蜜在线观看-久爱成疾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