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新聞資訊實用的生活常識!

網站地圖聯系我們

生活百科新聞資訊織夢模板

當前位置: 主頁 > 整形 > 微整形術 >

江爾遜:護我五十年的懸飲系列方

時間:2018-06-06人氣:來源: 未知

中醫書友會第1301期

每天一期,陪伴中醫人成長

 

I導讀江爾遜老講述自己年輕時即得懸飲病,且輕、重、危證均患過。作為醫者,亦站在患者的角度體會病痛的反復,并親身驗證了方藥的療效,惠及更多的患者。通過江老此番經歷,在臨證時給了我們極大的指導與啟示。(編輯/俞立豐)

如魚飲水,冷暖自知——治懸飲方自身驗證錄

作者/江爾遜   整理/余國俊、江文瑜

 

我自幼體弱多病,年甫弱冠,便患懸飲,反復發作,久治不愈。在先師陳鼎三先生指導下,抱病研習《金匱要略》痰飲病篇。該篇論懸飲曰:“飲后水流在脅下,咳唾引痛,謂之懸飲。”“留飲者,脅下痛引缺盆,咳嗽則轉甚”,以及“病懸飲者,十棗湯主之”等等。皇皇經文,千載生輝,毋待詮釋,懸飲之證因脈治,已昭然若揭。但我畏十棗湯猛峻,未敢輕嘗,而別求方藥。也是合當濫竽杏林,因為輕、重、危證均患過,自身驗證方藥的療效,如魚飲水,冷暖自知,推己及人,自然少走一些彎路。塞翁失馬,安知非福?

 

一、香附旋覆花湯治懸飲輕證

 

我20歲時,仲秋月,偶感寒,咳嗽,脅痛(牽掣痛,如翻身、轉側、深呼吸便牽引作痛),寒熱往來,每日幾十度發,每次幾分鐘或十余分鐘不等。寒時,背心如冷水灑潑;熱時,又如烈火燎灼。自書小柴胡湯加減不效,先師笑曰:“此非柴胡證,乃香附旋覆花湯證也。毫厘千里,慎之慎之!”即書原方:生香附、旋覆花(布包)、蘇子、廣皮、茯苓各9g,法夏、苡仁各15g。余頗惡藥味之苦澀難咽(旋覆花之故),咽下便嘔。半日許,斷續嘔出黏涎碗許,不意寒熱,脅痛竟完全消失。

 

我暗喜本方之妙,乃請教先師。師出示《溫病條辨·下焦篇》第41條:“伏暑、濕溫脅痛,或咳或不咳,無寒但潮熱,或竟寒熱如瘧狀,不可誤認柴胡證,香附旋覆花湯主之。”我頓開茅塞:原來是誤認了柴胡證!何以會誤認?乃因寒熱、脅痛頗似柴胡證。但既非柴胡證,其脅痛伴寒熱當作何解?吳鞠通自注:“此因時令之邪,與里水新搏……”真是一語道破!光陰荏苒,閱歷漸多,復取仲景柴胡證,與鞠通香附旋覆花湯證合勘,益知二證之寒熱雖相似,胸脅證候卻大異之。柴胡證為胸脅苦滿,或兼痛,但決非牽掣作痛,乃無形邪氣郁于少陽,偏于半表;香附旋覆花湯證為胸脅牽掣作痛,而非苦滿,乃有形水飲停聚胸脅,偏于半里。毫厘之辨,在于斯乎?我數十年來治懸飲輕證,均用香附旋覆花湯化裁,歷用不爽。

 

值得思考者,鞠通既言懸飲脅痛之病因為“時令之邪,與里水新搏”,是否必有外證呢?不一定。如1974年,我已年屆六旬,患面神經炎初愈,亦在仲秋,偶著涼,外證不顯,惟右脅痛,未介意。至夜,從影院歸途中,脅掣痛加重,牽引腎區,仍勉強就寢。夜半,脅痛劇增,不敢翻身和深呼吸,家人扶坐,亦難支持,急送醫院,注射止痛針,脅痛分毫未減。次晨,西醫診斷為小葉性肺炎,欲用抗生素。我自知為懸飲復發,即疏香附旋覆花湯加降香、白芥子、瓜蔞仁,服1劑,至傍晚,脅痛大減,又服1劑痛止。又一次,我返家乘車受風,并無外證,脅痛亦發,臥床不起,亦如法治之而愈。我曾用此方治過不少胸膜炎、胸腔積液病人,大多無外證—般服2?4劑便可止住胸脅徹痛。可見懸飲輕證,縱來勢較急,或因外感誘發,卻不—定伴見外證。所以我提倡讀古醫籍時,一不要以文害辭,以辭害意;二不要脫離臨床,死于句下。

 

二、控涎丹治懸飲重證

 

回憶1935年,我的懸飲病復發,脅痛甚劇,豈止不可翻身轉側,即身體稍動,脅部亦如刀刺之,遍服往昔獲效方藥(包括香附旋覆花湯)乏效。因思懸飲重證,《金匱要略》十棗湯十分對證。但我素體虛弱,未服先懼。遂遵鞠通“雖不用十棗之峻,然不能出其范圍”及“久不解者,間用控涎丹”之訓,取自制控涎丹1.5g吞服,不足10分鐘即如廁,嘩嘩而瀉下者皆是水,約有半桶,瀉后約4小時,試翻身,竟完全不感覺脅痛。客觀論之,控涎丹雖不如十棗湯之猛峻,但方中甘遂決經隧中水飲,大戟逐臟腑中水飲,白芥子驅皮里膜外水飲,合而用之,藥力亦不緩。故宜制成丸,小量吞服,則攻逐水飲而不過傷正氣。我近年常用本方治滲出性胸膜炎、胸腔積液,只要病人不兼外證,或外證已罷,無消化系統器質性病變,均可放膽與服,毎次1.5g,早晨空腹吞服,15?30分鐘即可致瀉。如體質不甚虛者,下午4?5時再吞服1.5g。隨著腹瀉次數增加,胸水消退亦加快,一般不會出現惡心、嘔吐、眩暈等毒副作用。待胸水消退,轉服健脾清肺、祛痰通絡方藥緩緩調理之。

 

三、豁痰丸搶救懸飲危證

 

再憶1939年,我的懸飲病又復發,較歷次尤劇,胸脅掣痛不可忍,咳嗽疾盛,服香附旋覆花湯2劑無效;改服控涎丹1.5g,大下數次,胸脅掣痛稍緩,次日復如故,不敢續服。其時呼吸、稍翻身均感胸脅牽掣,痛如刀割,更兼氣喘痰鳴,痰涎稠厚膠黏,有如飴糖筋絲狀,略至口邊而吐不出,需用手撈。7天飲食不進,口干欲飲,呼吸急促,水入則嗆咳不已,漸形閑頓,勢近垂危。先師躊躇良久,曰:“試用豁痰丸(唐宗海《血證論》方:當歸、知母、花粉、白前根、麥冬、枳殼、杏仁、瓜蔞霜、竹瀝、桔梗、射干、茯苓、石斛、甘草)”因夜深難備竹瀝,權用生萊菔汁代之,連服兩煎,病無進退。師乃私語家人:“恐無救,當備后事。”次晨,恰他鄉有急證,師應邀往救。師兄師弟十余人惶惶不安,聯合會診,疏方送我過目,連擬數方,皆不中我之意。因囑家人,仍煎豁痰丸,急備竹瀝幾大碗,以藥汁與竹瀝各半兌服。下午3時服頭煎,黃昏服二煎,至夜半,痰涎減少,氣喘、胸脅掣痛亦減輕,竟可翻身。又服三煎,翌晨諸癥大減。所可訝異者,稠黏之痰既未吐,亦未下,無形中竟悄然而逝!乃改用氣陰兩補合調理脾胃方藥數帖,漸形康復。 

 

豁痰丸將我從死神之手爭奪過來,已是近半個世紀前的事了,但彼時情景,至今記憶猶新。反思此等危證,實系懸飲之變證:懸飲留伏,郁遏化熱,釀成稠痰,壅滯肺竅,導致呼吸衰微,清氣難入,加之7日飲食不下,再捱幾日,只能坐以待斃。豁痰丸竟能挽回人命于頃刻,倘非親身體驗,誠難想象。此方輕清潤降,豁痰滌飲,淸熱保津,看似平淡,實則奇妙,尤妙在重用竹瀝一味,蕩滌痰熱之窠臼,開通飲熱之膠結,功專力宏,迥勝于同類藥物。數十年來,我獨以本方搶救成功此等危證甚多。那一場死里逃生的經歷,竟然惠及更多的患者,每念及此,欣慰之至。

 



標簽:
用戶評論

評論列表

    ?
    菠萝菠萝蜜在线观看-久爱成疾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