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新聞資訊實用的生活常識!

網站地圖聯系我們

生活百科新聞資訊織夢模板

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 > 權威解讀 >

難得一見:中國頂級癌癥專家盤點肺癌、乳腺癌

時間:2018-06-06人氣:來源: 未知

編譯:宋小編來源:腫瘤資訊

中國在肺癌、乳腺癌、血液移植三個領域已經走向了國際舞臺,足以影響國際治療格局的研究和成果。在吳一龍教授的主持帶領下,周彩存教授、程穎教授、徐兵河教授、黃曉軍教授、吳德沛教授一起回顧肺癌、乳腺癌以及血液移植領域中經典研究,共同探討創新思路,突破目前困境。

難得一見:中國頂級癌癥專家盤點肺癌、乳腺癌、血液腫瘤治療進展

經典研究之血液篇

吳德沛教授:在全世界,提起中國對血液的貢獻,第一個就是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APL)。從最初的全反式維甲酸臨床治療效果的凸顯到砷劑臨床有效,再到口服砷劑聯合全反式維甲酸即可獲長期生存的結果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將APL這一兇險疾病治愈率控制在90%以上,這是全世界公認的中國貢獻。陳竺院士2016年在美國ASH會議上獲得了這個殊榮,當之無愧。難得一見:中國頂級癌癥專家盤點肺癌、乳腺癌、血液腫瘤治療進展

第二個最醒目、也是近年最突出的,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之所以兇險,是因為出血很容易發生彌散性血管內凝血(DIC)導致早期顱內出血死亡。高危的、復發的、難治的、微小殘留的白血病需要造血干細胞移植。骨髓移植在1990年獲得了諾貝爾醫學獎,全世界對此技術的認可,但也存在很多屏障,尤其是免疫屏障。中國是一個推行單孩政策的國家,大量的病人復發找不到供體。單倍型移植解決了這個問題--迅速、及時、有效。黃曉軍教授牽頭一項前瞻性隨機的對照研究敲響了中國最強聲音,就是血液界認可的中國“北京方案”。難得一見:中國頂級癌癥專家盤點肺癌、乳腺癌、血液腫瘤治療進展

黃曉軍教授:“北京方案”不是我想出來的,而是為病人解決,因為病人需要做移植,所以就做下去,“北京方案”是同行起的名字。

經典研究之肺癌篇

程穎教授:中國的肺癌在引領著精準醫療,很重要一點就是作為分水嶺的IPASS研究。自該研究之后,中國肺癌專家在國際學術舞臺地位越來越重要。以吳一龍院長為代表的肺癌團隊,在國際的舞臺上,呈現出越來越多的臨床試驗結果,包括作用在EGFR通路的AURA-3研究。

周彩存教授:BEYOND研究是一個注冊臨床研究,注冊臨床研究的特點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在做該臨床研究的時候,要考慮到本土化。在亞洲人當中,紫杉醇200mg/m2相對劑量偏大,標準劑量實際上是175mg/m2。紫杉醇的劑量降低,安全性相對更好,治療的依從性也會提高。通過劑量的修改,劑量強度可以達到98%。

ECOG4599告訴大家,女性以及老年人不能從貝伐珠單抗聯合鉑類的治療中帶來OS的改善。但ECOG4599是回顧性研究,設計時將性別和年齡因素做了分層。針對于這種情況有兩個臨床研究,一個是ENSURE,一個是BEYOND。在進行試驗設計時我們考慮到很多是腺癌患者,也將吸煙這個因素納入進來。數據分析時發現,貝伐珠單抗加化療組EGFR突變率是27%,單純化療組是25%。結論顯示PFS從6.5個月提到了9.2個月,結果優于ECOG4599,因此就被稱為BEYOND研究。同時也看到,藥效改善帶來了OS的改善,且安全性好。

經典研究之乳腺癌篇

徐兵河教授:三位專家(注:徐兵河、邵志敏、江澤飛教授)都參加了St.Gallen國際乳腺癌專家共識,而且(中國抗癌協會)乳腺癌專業委員會(CBCS)也作為ASCO(美國腫瘤學會)和歐洲腫瘤學會ESMO的一個合作伙伴,共同參加了乳腺癌國際指南的制定。UTD1是基因工程的埃博霉素類似物,現在靶向藥物研究太熱了,但是化療依然是基礎,乳腺癌治療與肺癌不同,幾乎沒有單用靶向,特別是單抗類的藥物單用的有效率很低,都是化療與靶向的聯合或序貫,才能發揮最大的療效改善病人生存,所以還需要進一步開發化療藥物,蒽環和紫杉類是輔助化療最經典的治療選擇,一旦復發轉移之后選擇很少,如卡培他濱、長春瑞濱,有沒有更好的藥物可以替代?針對3-6線的晚期患者,UTD1在該類患者中的療效體現顯得尤其重要。

探索創新之血液篇

黃曉軍教授:創新是一個過程,最痛苦的時候就你的同行包括國際同行會用傳統的觀念、固有的想法來認為你的東西其實不一定對,或者有條件的對。當然我們必須經過這個蛻變才能真正發出光彩,所以我想既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也是一個成長的過程。這是一個過程,更是一種信念。我們必須要有理想、有信念才能走到今天。

探索創新之乳腺篇

徐兵河教授:LUX-Breast 1研究是優效性的設計,原計劃700例,而到500例時,通過獨立的專家委員會評估以后,對照組不良事件的發生率高,認為繼續進行陽性可能性很小,所以建議終止研究,隨訪結果也一樣,繼續曲妥珠單抗治療結果較研究組更好所以當時投到Lancet Oncology時候,對方給予了快速通道審批,沒想到僅用1個月就發表了。評述認為即使是陰性結果,但是給臨床很多的啟示:第一,曲妥珠單抗可能還有另外的一些作用機制,如ADCC,促使再治療仍然有效;第二,并不是所有的病人都需要換藥治療,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在其他藥物不可及的情況下,可以繼續原先的藥物治療,也是很好的選擇。盡管失敗,但還是要開發更具有活性的藥,同時毒性要低,讓患者可以長期堅持使用,基于這兩方面的原因(我們)還是會繼續探索。

TKI這類小分子藥在乳腺癌前景都不是特別好。從一開始曲妥珠單抗在HER2+患者中治療成功,到后來拉帕替尼在曲妥珠單抗治療后失敗后,僅僅比化療效果好一些。現在又出現了T-DM1、帕托珠單抗,為什么單抗在乳腺癌中治療效果更好?第一個原因可能是TKI類藥物的活性趕不上單抗類藥;第二個因為腹瀉等副作用,導致很多病人不能堅持治療,也是導致效果不佳的一個重要原因。

探索創新之肺癌篇

程穎教授:每個研究都有它的歷史背景。在三代TKI尚未問世,我們的初衷是延長EGFR突變陽性的病人的PFS,最終得到OS的延長。其次,我們也看到,EGFR陽性患者的中位PFS是10到11個月,結果并不滿意,而肺癌患者預后差可能就涉及到腫瘤異質性的問題,也是原發耐藥的問題。當時的考慮是否可以用聯合治療,包括化療的兩藥聯合、免疫和化療的聯合、免疫和免疫的聯合以及化療和靶向藥物的聯合。針對人體的整體環境,腫瘤除了細胞以外,還有腫瘤微環境,受免疫系統的調控。目的是探索聯合治療能否解決原發耐藥的問題即原發的異質性。以前我們僅考慮藥物結果的陽性或陰性,而現在我們要更多考慮哪些人群更適合。JMIT研究結果顯示PFS是15.8個月,比單藥TKI延長了近5個月。我們從乳腺癌治療中學到的詞語 “全程管理”,包括現在HRT,吳一龍院長提的這樣一個聯合治療理念。我們其實也在看,什么樣的病人適合在一線就做聯合,把三代TKI用到一線治療會怎樣,我想這些真的需要我們作為研究者進一步要做非常多的全程管理的整體戰略、策略研究,我想這方面還非常重要的。難得一見:中國頂級癌癥專家盤點肺癌、乳腺癌、血液腫瘤治療進展

破局之路之血液篇

黃曉軍教授:我覺得每個學科可能不一樣,我覺得肺癌的臨床研究水平已經很高,多中心的臨床合作已經很強,血液方面我們還需要多多學習。就中國的整個臨床研究水平來說,我個人覺得真正的原創是偏少的,肺癌、乳腺癌從夾縫里能做出如今的成績已經實屬不易。但大多數的新藥都是國外研發,這方面亟待加強。未來中國的醫生,除了學習,更多的是要有一個創新體系的出現。

吳德沛教授: CSCO的機制和體制比較新,除了組織框架的領導,在募集經費方面能力強。我覺得第一困難就是經費、體制的問題,做臨床試驗就非常困難。第二是區域發展不平衡,有待跨區域的合作機制。第三,全程管理的隨訪,需要專業的研究團隊來跟蹤。

破局之路之乳腺癌篇

徐兵河教授:相對來說國內醫藥公司完全的原創性比較少,而直接研究藥物能不能夠在臨床上使用,能不能改變我們的臨床實驗,由研究者來判斷,我覺得非常重要的。要充分評估藥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尋找兩者的平衡。乳腺癌患者生存期相對較長,如果藥物毒性大,相應依從性就差。第一,中國研究者的協作精神有待提高的,都希望自己牽頭,這就需要我們向西方學習。第二,研究者發起的臨床研究非常困難,研究者積極性不高,各醫院要求太嚴格。研究者發起的研究其實非常重要,這點我們需要向CTONG學習。

破局之路之肺癌篇

程穎教授:協作分兩個層面,一是醫院內部協作,多環節包括醫院倫理和藥物臨床試驗機構等審批花費時間很多也是研究者最頭疼的,內部協調就非常重要。作為藥物臨床試驗機構主任,我們在打造了整體的團隊,以MDT團隊作為支撐和核心,找出適合入組的病人及時反饋給研究者。二是國內協作精神,無論PI還是研究者都要同心協力。CTONG起了模范帶頭作用,研究者發起的試驗越來越多,而且做到了更關注于符合患者和切合實際的問題。團隊在核心領導力的領導下,有公平、客觀,每個人都能參與和發揮,這樣協作精神就能更有生命力。

周彩存教授:首先,需要通過多種方式增強與廠家及企業的交流。其次,國外注重研究,更鼓勵創新,而國內太過于強調發文章,臨床和基礎轉變觀點,建立平臺加強交流。另外,需要培養好團隊,更關注臨床前和一期研究,將轉化醫學與臨床有機結合。最后,從國家層面還需要建立相應的法規,建立良好的評價機制,提到“協作”,醫院、藥企都很謹慎,加之限制多多,擔心要數量不要質量,管理部門首先需要解放思想,解放思想,不要限制醫生臨床研究數量。協作的同時,多考慮分享,讓大家都有參與臨床研究的機會。好的團隊+資源+法規的結合,一定就有希望。

SACN.ONC.17.02.0483ab

有效期至2018年9月

 


標簽:
用戶評論

評論列表

    ?
    菠萝菠萝蜜在线观看-久爱成疾在线观看免费